乡村旅游助力乡村振兴之“竹泉模式”探析

99真人备用网址 乡村旅游助力乡村振兴之“竹泉模式”探析

  记者王晓光摄

  □记者 袁训新 邵光耀

  十年前,它隐没在沂蒙山深处,名不见经传,村外的人要好一番打听才能找到它;如今,它成为山东乃至整个中国乡村旅游的典范,蜚声海内外,四面八方的游客慕名而来。

  十年前,这里的村民人均年收入不足4000元,村子贫穷落后,空心化严重;如今这里的村民人均年收入达元,实现了家门口就业,户户安居。

  十年前,这里杂草丛生,房屋凋零破败,有专家甚至认为这里根本就不适合人类居住;如今这里青竹千竿,清泉流石,一派生机盎然。

  ……

  沂南县竹泉村,一座典型的临沂古村落,经过十年打造,由乡村旅游凤凰涅,成为乡村振兴的齐鲁样板。7月13日至14日,竹泉村红石寨开业十周年系列活动“乡村旅游助力乡村振兴之临沂实践”研讨会在沂南举行,本报记者受邀参加此次研讨会,收获颇丰。“竹泉模式”如何助力乡村振兴实现村美民富?对这一生动实践路径的探析,或许可以为我市乡村振兴提供一些有益借鉴。

  一个村变两个“村”

  蜿蜒的山路,曲折回环。初入竹泉村旅游区,映入眼帘的就是遍布房前屋后的竿竿青竹和绕村流淌的清澈泉水,实不愧“竹泉”这两个诗意字眼。在整个北方,竹林是一种稀缺资源,而这竹却又是因泉而生,高大青翠,与泉水相得益彰,真可谓“明月竹间照,清泉石上流”。因为竹和泉的缘故,炎炎夏日里,空气清新了,于是人也就畅快了起来。游玩的孩子和大人们尽情地玩着水枪,在溪流间水,在竹林中穿梭,渴了就汲一瓢刚流出的清冽泉水,凉爽又过瘾。

  而在十年前,竹泉村却是另一番模样。

  据景区负责人介绍,开发前的竹泉村茅屋低矮、院落破旧,泉水溢流,处处泥泞。青壮年劳力基本都外出打工,只有部分年老体弱的老人在村里居住。受制于交通和地理因素,村民思想较为保守,生产落后。

  沂蒙山腹地有红嫂精神,也不乏原生态的自然人文景观。彼时的沂水、蒙阴等县旅游业如火如荼。守着绿水青山,如何变成金山银山?沂南县铜井镇政府意识到了竹泉村特有的自然资源禀赋。他们拿着县里的招商引资政策,打动了在外创业的山东龙腾竹泉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建军。

  良好的资源并不足以支撑一个产业的发展,对乡村旅游来说,需要工商资本的强力注入,也需要科学的规划开发、企业化的管理手段。

  为慎重起见,韩建军委托山东旅游规划设计研究院对竹泉村的开发进行全面规划,并邀请有关专家进行评审。着重对竹、泉、古屋、古树进行保护提升,在古村西侧给村民建设新房子、院子,将村民整体迁出。这得到了沂南县政府的高度认可,并组建项目指挥部全力支持竹泉村开发建设,不到半年,150余户村民整体迁出入住新房。

  如今的景区西侧,一排排白色房屋,带着院落,整齐划一,干净时尚,与近在咫尺的景区相得益彰。离土未离乡,所以现在说的竹泉村,一个是古村,保留原始风貌,成为旅游度假区;一个是新村,按照社会主义新农村标准建设的安置新居。

  “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在尊重自然禀赋的前提下,将无序的资源有序利用,竹泉村实现了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赢。2009年7月,竹泉村开门纳客。适逢中国乡村旅游热,竹泉村一经推出,即出现游客井喷现象,当年接待游客突破10万人次,2010年被评为4A级景区,到2018年,接待游客数量更是达到了140万人次。

  农村人变生意人

  对村民李建凤来说,她的作息时间已经与景区息息相关。早上8点多钟,景区开门,她的摊位上已经摆上了煎饼、大葱、辣酱,到下午6点,景区关门,她收摊。“一天能卖100来张,一张3块钱,收入300来块。赶上节假日,能翻好几倍。”李建凤说。竹泉村新村紧挨着景区,近水楼台,几乎家家户户做起了生意。开宾馆的,开饭店的,卖特产的,村口临近景区的地方成了生意场。“原先我们就靠着人均一亩多地种点粮食、水果,没有其他收入。现在旅游区给我们盖了新房子,800块钱一亩流转了我们的土地,还指导我们做点小买卖,与过去相比,生活确实变好了。”李建凤表示。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不但生活变好了,李建凤的观念也在转变,“只要在景区附近看到垃圾,我都会捡起来扔到垃圾桶,维护景区的环境就是维护我们自己。”她说。

  与李建凤不一样,景区的年轻服务员张晓雨有着自己的想法,她选择在竹泉村工作。“一月有3000来块钱的收入,主要是离家近,也能照看家里的老人,不用背井离乡。”张晓雨说。据景区负责人介绍,景区现在有300多名员工,其中200多人为当地和周边村民,旺季时还需聘用季节工200多人。墙里开花墙内外都香,景区的发展为当地提供了众多的就业和创业机会,很多人当起了老板或者就近就业。

  在景区里面,临泉而建的一座座古朴院落里,民间手艺的展示无疑是一大亮点。梅兰竹菊,十二生肖,在芳春剪纸展示区里,来自沂南葛沟镇的张萍萍正给顾客讲解剪纸手艺。“其实我是在这打工的,一天60元,中午景区管饭。剪纸的师傅不在,托我在这给看着门,耳濡目染之下,我对剪纸文化也有了更多了解。”张萍萍说。一座院子,一个展示区,景区免费给手艺人提供地方,这激发了一大批手艺人的参与热情。剪纸、竹编、草编、古法榨油、酿酒、黑陶制作……琳琅满目,不一而足。

  原先的民居,现在变成了工艺展示区、民宿、博物馆,竹泉村的历史渊源也被一并挖掘了出来,驸马府、乾隆赐名、郑板桥题字,文化与文艺的气息也像竹、泉一样氤氲。

街,泉水煮羊肉、农家小豆沫儿,甚至还可以吃到自己从锅里吊出来的粉皮。

  单打独斗变集群作战

  乡村旅游具有扶贫的先天功能,乡村旅游扶贫是造血扶贫,带动性强,返贫率低。沂南县提出旅游企业与贫困村结对子,实现以产业整体扶贫,不再局限于逐户逐人的帮扶。在竹泉村景区的帮扶引导下,竹泉村周围的黄元村、香山村、桃谷峪利用临近景区的优势,发展起农家乐、民宿,建起了食品加工厂,2017年三村全部实现脱贫。

  但是,仅靠一家旅游区的带动作用毕竟有限,况且竹泉村旅游区承载能力有限,单打独斗,势单力薄。企业要发展,乡村要振兴,势必需要集群效应,攥起拳头,群体作战。

  沂南县按照“以乡村旅游促进产业发展”的工作思路,科学编制《沂南县旅游产业发展五年行动计划》,确立了“一核四带四大综合体”全域旅游空间格局。坚持政府主导,建立起县、镇两级扶持的政策体系,成立了文化旅游工作领导小组,统筹协调旅游业发展问题;引入“指挥部”运作模式,强化对项目建设的服务督导;创新旅游资本化运作模式,由政府整合国有资产,搭建融资平台,设立产业基金,破解市场化运作资金瓶颈制约问题。

路上打开一片天地。

  采访结束,带着不舍我们挥别竹泉村,脑海里印着竹泉美景,也多了一些关于乡村振兴的思考。

   10:13

  来源:潍坊新闻网

乡村旅游助力乡村振兴之“竹泉模式”探析

  记者王晓光摄

  □记者 袁训新 邵光耀

  十年前,它隐没在沂蒙山深处,名不见经传,村外的人要好一番打听才能找到它;如今,它成为山东乃至整个中国乡村旅游的典范,蜚声海内外,四面八方的游客慕名而来。

  十年前,这里的村民人均年收入不足4000元,村子贫穷落后,空心化严重;如今这里的村民人均年收入达元,实现了家门口就业,户户安居。

  十年前,这里杂草丛生,房屋凋零破败,有专家甚至认为这里根本就不适合人类居住;如今这里青竹千竿,清泉流石,一派生机盎然。

  ……

  沂南县竹泉村,一座典型的临沂古村落,经过十年打造,由乡村旅游凤凰涅,成为乡村振兴的齐鲁样板。7月13日至14日,竹泉村红石寨开业十周年系列活动“乡村旅游助力乡村振兴之临沂实践”研讨会在沂南举行,本报记者受邀参加此次研讨会,收获颇丰。“竹泉模式”如何助力乡村振兴实现村美民富?对这一生动实践路径的探析,或许可以为我市乡村振兴提供一些有益借鉴。

  一个村变两个“村”

  蜿蜒的山路,曲折回环。初入竹泉村旅游区,映入眼帘的就是遍布房前屋后的竿竿青竹和绕村流淌的清澈泉水,实不愧“竹泉”这两个诗意字眼。在整个北方,竹林是一种稀缺资源,而这竹却又是因泉而生,高大青翠,与泉水相得益彰,真可谓“明月竹间照,清泉石上流”。因为竹和泉的缘故,炎炎夏日里,空气清新了,于是人也就畅快了起来。游玩的孩子和大人们尽情地玩着水枪,在溪流间水,在竹林中穿梭,渴了就汲一瓢刚流出的清冽泉水,凉爽又过瘾。

  而在十年前,竹泉村却是另一番模样。

  据景区负责人介绍,开发前的竹泉村茅屋低矮、院落破旧,泉水溢流,处处泥泞。青壮年劳力基本都外出打工,只有部分年老体弱的老人在村里居住。受制于交通和地理因素,村民思想较为保守,生产落后。

  沂蒙山腹地有红嫂精神,也不乏原生态的自然人文景观。彼时的沂水、蒙阴等县旅游业如火如荼。守着绿水青山,如何变成金山银山?沂南县铜井镇政府意识到了竹泉村特有的自然资源禀赋。他们拿着县里的招商引资政策,打动了在外创业的山东龙腾竹泉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建军。

  良好的资源并不足以支撑一个产业的发展,对乡村旅游来说,需要工商资本的强力注入,也需要科学的规划开发、企业化的管理手段。

  为慎重起见,韩建军委托山东旅游规划设计研究院对竹泉村的开发进行全面规划,并邀请有关专家进行评审。着重对竹、泉、古屋、古树进行保护提升,在古村西侧给村民建设新房子、院子,将村民整体迁出。这得到了沂南县政府的高度认可,并组建项目指挥部全力支持竹泉村开发建设,不到半年,150余户村民整体迁出入住新房。

  如今的景区西侧,一排排白色房屋,带着院落,整齐划一,干净时尚,与近在咫尺的景区相得益彰。离土未离乡,所以现在说的竹泉村,一个是古村,保留原始风貌,成为旅游度假区;一个是新村,按照社会主义新农村标准建设的安置新居。

  “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在尊重自然禀赋的前提下,将无序的资源有序利用,竹泉村实现了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赢。2009年7月,竹泉村开门纳客。适逢中国乡村旅游热,竹泉村一经推出,即出现游客井喷现象,当年接待游客突破10万人次,2010年被评为4A级景区,到2018年,接待游客数量更是达到了140万人次。

  农村人变生意人

  对村民李建凤来说,她的作息时间已经与景区息息相关。早上8点多钟,景区开门,她的摊位上已经摆上了煎饼、大葱、辣酱,到下午6点,景区关门,她收摊。“一天能卖100来张,一张3块钱,收入300来块。赶上节假日,能翻好几倍。”李建凤说。竹泉村新村紧挨着景区,近水楼台,几乎家家户户做起了生意。开宾馆的,开饭店的,卖特产的,村口临近景区的地方成了生意场。“原先我们就靠着人均一亩多地种点粮食、水果,没有其他收入。现在旅游区给我们盖了新房子,800块钱一亩流转了我们的土地,还指导我们做点小买卖,与过去相比,生活确实变好了。”李建凤表示。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不但生活变好了,李建凤的观念也在转变,“只要在景区附近看到垃圾,我都会捡起来扔到垃圾桶,维护景区的环境就是维护我们自己。”她说。

  与李建凤不一样,景区的年轻服务员张晓雨有着自己的想法,她选择在竹泉村工作。“一月有3000来块钱的收入,主要是离家近,也能照看家里的老人,不用背井离乡。”张晓雨说。据景区负责人介绍,景区现在有300多名员工,其中200多人为当地和周边村民,旺季时还需聘用季节工200多人。墙里开花墙内外都香,景区的发展为当地提供了众多的就业和创业机会,很多人当起了老板或者就近就业。

  在景区里面,临泉而建的一座座古朴院落里,民间手艺的展示无疑是一大亮点。梅兰竹菊,十二生肖,在芳春剪纸展示区里,来自沂南葛沟镇的张萍萍正给顾客讲解剪纸手艺。“其实我是在这打工的,一天60元,中午景区管饭。剪纸的师傅不在,托我在这给看着门,耳濡目染之下,我对剪纸文化也有了更多了解。”张萍萍说。一座院子,一个展示区,景区免费给手艺人提供地方,这激发了一大批手艺人的参与热情。剪纸、竹编、草编、古法榨油、酿酒、黑陶制作……琳琅满目,不一而足。

  原先的民居,现在变成了工艺展示区、民宿、博物馆,竹泉村的历史渊源也被一并挖掘了出来,驸马府、乾隆赐名、郑板桥题字,文化与文艺的气息也像竹、泉一样氤氲。

街,泉水煮羊肉、农家小豆沫儿,甚至还可以吃到自己从锅里吊出来的粉皮。

  单打独斗变集群作战

  乡村旅游具有扶贫的先天功能,乡村旅游扶贫是造血扶贫,带动性强,返贫率低。沂南县提出旅游企业与贫困村结对子,实现以产业整体扶贫,不再局限于逐户逐人的帮扶。在竹泉村景区的帮扶引导下,竹泉村周围的黄元村、香山村、桃谷峪利用临近景区的优势,发展起农家乐、民宿,建起了食品加工厂,2017年三村全部实现脱贫。

  但是,仅靠一家旅游区的带动作用毕竟有限,况且竹泉村旅游区承载能力有限,单打独斗,势单力薄。企业要发展,乡村要振兴,势必需要集群效应,攥起拳头,群体作战。

  沂南县按照“以乡村旅游促进产业发展”的工作思路,科学编制《沂南县旅游产业发展五年行动计划》,确立了“一核四带四大综合体”全域旅游空间格局。坚持政府主导,建立起县、镇两级扶持的政策体系,成立了文化旅游工作领导小组,统筹协调旅游业发展问题;引入“指挥部”运作模式,强化对项目建设的服务督导;创新旅游资本化运作模式,由政府整合国有资产,搭建融资平台,设立产业基金,破解市场化运作资金瓶颈制约问题。

路上打开一片天地。

  采访结束,带着不舍我们挥别竹泉村,脑海里印着竹泉美景,也多了一些关于乡村振兴的思考。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竹泉村

  李建凤

  乡村

  景区

  旅游

  阅读 ()

  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